草莓泡泡果酱兔

随时可能会跑路的兔子酱~

碎碎念(1)

前不久看完了“香蜜”,断断续续看完的,实在是受不了玛丽苏大剧,但是我看完了居然想写bg?!嗯嗯,想写润玉x邝露的CP,蛮奇怪的,这条线其实在剧里面可以有始有终的,奈何现在的编剧都喜欢男二爱而不得ε=(´ο`*)))唉~我本人其实很喜欢那种一对一的CP,我这人对于玛丽苏还是杰克苏都么啥兴趣┓( ´∀` )┏


消失了好久,回来了。

最近在看一些乱七八咋的剧,有萌到一些cp,我果然是个善变的人~

之前的江陆好久没写了o(╥﹏╥)o。

两只女儿的大头照,目前就是这样粉粉嫩嫩的样子。

果然然年纪大了就开始喜欢粉嫩的颜色ε=(´ο`*)))唉

妮可姬最最最最可爱了(*╹▽╹*)!!!!

一直都在忙着工作,最近才和盆友一起出去聚会,于是就是一群人吃吃吃。

爱巴酱~小苍叶啊!!!,这个游戏最后我都没有玩完,只玩了自己喜欢的几条线,喜欢挪椅子和红雀哥哥,可是手办就出了狗狗和爱巴,真“男人不如狗系列”~

【江陆】江临陆雨③(极短)

P0: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到多久,随便写写吧。

P1:剧看的郁闷,我要出去兜兜风,决定把这个系列变成考驾照系列ヾ(o・ω・)ノ

P2:【江临陆雨】都是单独的小品,前后并没有联系,我写完一篇也不会对此篇的内容进行再展开,所以我想到啥就写啥,不固定。

P3:剧都结束了,估计也没啥人萌江陆CP了,看了一圈LOFTER也没几个人,开车的更别说了,这剧算是扑街了,都没啥人讨论可惜了江陆那么萌的两个人_(°ω°」∠)_

P4:发现我好多错别字和废话,我小学生水平大家随便看看别介意啊(#/。\#)

————————————————————————————————

没头没脑的快开始,也会没头没闹的结束……




【江陆】江临陆雨②(没想到有二吧嘿嘿)

P1:剧看的郁闷,我要出去兜兜风,决定把这个系列变成考驾照系列ヾ(o・ω・)ノ

P2:【江临陆雨】都是单独的小品,前后并没有联系,我写完一篇也不会对此篇的内容进行再展开,所以我想到啥就写啥,不固定。

P3:剧都结束了,估计也没啥人萌江陆CP了,看了一圈LOFTER也没几个人,开车的更别说了,这剧算是扑街了,都没啥人讨论可惜了江陆那么萌的两个人_(°ω°」∠)_

P4:发现我好多错别字和废话,我小学生水平大家随便看看别介意啊(#/。\#)

————————————————————————————————

没头没脑的快开始,也会没头没闹的结束……

直至牧云陆被禁足到现在已有一年有余,皇帝一点也没有要放他出去的意思。

牧云陆就算不认命,可那又如何!府中上上下下的奴仆皆为宫中所派之人,府门处更是重兵把守。

“父皇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念及父子之情,曾今您也是那么的夸耀我!”牧云陆的心里一再反复念叨着小时候父亲对自己的赞不绝口,那时母妃还在世的时候,父皇舞长剑,他吹玉竹箫,母妃在边上为他们做雨露糕。这份往昔的笙磬同音,却从那日他离开皇宫起便不复存在。

每每想到此处牧云陆便忍不住红了眼圈,牧云陆自认不是个悲春伤秋之人,然而现在的处境让他觉得自己的确是个可悲之人,争与不争,自己的命运从来都不是自己说了算。


“牧云陆,再想什么呢?”

……

……

……

……

……

……

最终寒江唉声叹气得离开了牧云陆府邸,但他肯定不知道,看着他那般愁眉苦脸样子的牧云陆心里其实乐开了花。谁让你寒江总欺负我牧云陆,我这大端朝堂堂二皇子定要好好挫挫你的志气,不然还真被你当竹子,那么好拾掇。坐在榻上的陆殿下一口一个桂花糕笑嘻嘻得吃着。



ヾ(✿゚▽゚)ノ新年拍了我家小旁友的大头照,今年其实也给小旁友买了好多新衣服,漂亮的假发,可惜都咩时间拍照。只能等着过大年再拍了ヾ(✿゚▽゚)ノ

【关于江陆CP的一些小碎碎念(`・ω・´)】

海牧我在60几集的时候就弃了,实在看不下去那么墨迹的剧了,估计江陆在后面也没有铜矿了吧╮(╯﹏╰)╭

说实话,那篇【哭唧唧的沐浴露】我写不下去了,我自己的构思就是BE,再写下去就很丧啊~但是现在并不会放弃这个CP,估计还能在产出点别的小短篇(T ^ T) 

据说这剧还有第二部,估计有我也是不会再看了,毕竟按照剧情第二部陆殿下也该领盒饭了/(ㄒoㄒ)/~~其实我特别想吐槽这个剧,剧情混乱,发展缓慢,人物前后矛盾,还有最最最关键的是,三个男主脚总共出现的时间还没皇帝和牧云德这些配角来的长,就算出现也是打酱油尤其是寒江,基本上他的直线剧情毫无进展,支线也就是和苏语凝拖拖拉拉,更不要说和牧云笙相见了,两个人成年以后在一起的剧情还没有前8集小时候在一起的时间长!!都这样了江笙还能有啥狗粮CP吃啊~我当初还是看好这对的,没想到自己跑到了江陆的邪教( ̄ω ̄;)佩服我自己!

这剧还是有很多CP的,就是都被编辑后期硬生生的砍断了,比如牧云德和墨先生前期那么的你侬我侬,后面墨先生一进宫,整整十几集都没上线,再上线也没和牧云德交流了,简直无奈。然后里面的男女CP更是有病,各种相爱相杀,但问题都是自己作的完全得不到同情,我只能觉得活该。帝后,叶霜,合漓,德钰……全部都是这个模式。看的我都审美疲劳了,编剧是不是只会写这一种感情戏。还有寒江和苏语凝那不叫感情线,完全是拖时间注水的废话,前期十几集地下城都说的那么明白了,后面还这不要那不要的各种推脱相互理解决裂在理解再决裂,没完没了简直和帝后那对你虐我,我再反虐你,然后缠缠绵绵相互虐一个德性!凡是到这两对的情节我都直接拉进度条了,对剧情发着毫无用处磨磨唧唧的看着难受。

【江陆】江临陆雨(2018新年小甜文)

P1:这个和之前完全没关系,只是祝贺2018年新年到来的小文文。是辆开往2018年美好未来的小车车٩(๑>◡<๑)۶ 

P2:发现我好多错别字和废话,我小学生水平大家随便看看别介意啊(#/。\#)

————————————————————————————————

没头没脑的快开始,也会没头没闹的结束……

今日寒江早早的到了牧云陆的府邸,在院子里开始耍起了寒彻,寒江武的很好看,后院的下人们纷纷前来观仰,更有婢女在不经意间与之目光对后面带含羞地落荒而逃。然而牧云陆依然面不改色的读这他的书,对寒江此番动作置之不理。

寒江活动了好一会儿之后来到牧云陆边上,笑嘻嘻地叉腿坐下,倒了杯茶一饮而尽之后神秘兮兮地对着牧云陆说:“你知道皇上招我入宫的事吗?”

牧云陆不语。

“你知道皇上招我进宫是干什么吗?”

牧云陆还是不语。

“是让我当太子牧云笙的贴身护卫。”说完还冲着牧云陆笑了笑。

“那么恭喜寒江少主成为了太子殿下的护卫,将来的穆如大将军。“牧云陆终于放下了他手上看了好几遍却自寒江进府之后再也没翻过页的书卷子。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双眼却略显黯淡。

”你吃醋了。“寒江咧着嘴大笑。

”有那么好笑吗?“牧云陆终究是忍不住,转头瞪了回去,看着眼前这人笑的没心没肺,顿时心中竟升起一股悲悯之感来。他果然还是厌倦了自己……不过这样也对,去做太子的护卫要比整天陪着自己这个没有权势被父亲嫌隙禁足的皇子强多了,倘诺太子日后称帝,他穆如寒江便是堂堂的端朝大将军,这是何等的荣耀与威风。想着想着豆大的泪珠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涓涓而出。

寒江一看牧云陆这哭的凶起来了,就知道自己这事过分了。毫不犹豫的一把将人揉入怀中,脸贴在牧云陆的耳边说道:”可是我没同意,我拒绝了。“

牧云陆听了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寒江:”但是皇上怪罪下来,你担不起。”

“我说了,要么死,要么放我回去,没第三条路可以商量。牧云笙在边上给我求情,皇上碍于面子还有我父亲的情分,拗不过也只能随我去了。”

说着寒江拿自己下巴蹭了蹭牧云陆的额头:“但是我也答应他会守护牧云江山,只是那是为了你牧云陆!”

此番话语,牧云陆听在心里更是感慨万千,这眼泪哭的更凶了。

寒江见势,手足无措的扶着怀里的人看着他:“哎~我这好话坏话都说了这么都是哭啊!牧云陆你是水做的吗?!”

牧云陆眨了眨哭的微红的双眼说道:“我以为你要离开了我了,我又要变成一个人……”

听到这话,寒江突然心中一颤。他穆如寒江有父母,有兄弟,有好朋友,更有数不清的爱慕者。但牧云陆却除了他一无所有,没有真正地皇权,没有可以信任地亲人,更没有能说的上话地朋友。亲者为仇,爱人相杀。这就是无情的皇家。刹那间,寒江心里无比得心疼牧云陆,他的怀抱越收越紧,直到把怀里的牧云陆捂得快喘不过气来才稍稍松了松手。

两两相望,深情无言。

在爱奇艺上看了接下来几集寒江的预告,其中寒江跑去找牧云陆了。

说实话《海上牧云记》真的颠覆了我对【情敌】这两个字的理解,寒江看牧云陆的眼神简直了,我都快搞不清楚他到底喜欢谁了,剧透后面还有还有要和牧云笙同居呢,还来一句“以后你去哪我就去哪。”现在我看着寒江觉得他真的是个“大渣男”到处撩,还一撩一个准,还保护这个保护那个的简直了!

PS:苏语凝表示她还可以抢救一下。

PPS:我现在完全可以理解花絮里演员说每次念到这种台词都会忍不住笑场,觉得有骨子奇怪的感觉。其实不就是那种gaygay的感觉吗( ̄▽ ̄)/

【江陆】相见哭唧唧沐浴露的寒江酱[车](四下)

P1:车子来了!但是我只会开碰碰车,超想开跑车的,可惜车技不行哭唧唧o(╥﹏╥)o

P2:发现我好多错别字和废话,我小学生水平大家随便看看别介意啊(#/。\#)

————————————————————————————————

没头没脑的快开始,也会没头没闹的结束……

虽是天一亮便早早出了门,但走到牧云陆的府邸却已经是日暮西山。

寒江门外徘徊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翻墙进了去。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寒江在想那人会不会还在老地方等自己。走过去果不其然看到个熟悉的身影,脚下快步上前:“殿下果然是在等我。”

“想好要如何回答我的问题了吗?”牧云陆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寒江,周围幽幽的灯笼照着牧云陆的脸庞很是温柔,那双水润的大眼睛在烛火中更显地透亮。

寒江毫不躲闪牧云陆看向他的目光:“殿下知道什么是真喜欢吗?”

“知道,那是要一辈子对人好的事!”

“这可不是能反悔的事,说好了那就是一辈子,殿下不再考虑考虑。”

“无需多虑,我清楚自己在做干什么,穆如寒江……唔……?!”牧云陆话还未说完,便被寒江紧紧拥住。

“既然如此,我现在放心了。”寒江将牧云陆往怀里再按了按,抱得更紧。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在牧云陆的耳边说出了这一世的诺言!

“牧云陆,此后的一生,你是我的。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只要我活着,从此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

哭唧唧~

————————————————————————————————

P3:写到寒江想带着牧云陆私奔这事,我就想到结合剧里面的梗,我觉得接下来可以这么编——寒江带着牧云陆私奔之后,皇帝爸爸很生气,对穆如槊说是寒江诱惑了牧云陆,然后穆如槊为了表示衷心就要去追寒江杀了他,然后妈妈为了阻止爸爸,就挂了!寒江知道妈妈挂了以后就想回来祭拜妈妈,结果被爸爸抓住了。牧云陆为了救寒江就和皇帝爸爸说全是他的错,于是皇帝爸爸就把牧云陆派去守殇阳关!正好这个时候瀚洲叛乱了,皇帝就让穆如家的人去平定叛乱,于是寒江也被他爸爸带去了瀚洲,结果打仗失败了穆如槊和寒山哥哥都战死了只剩下了寒江,皇帝一怒之下就把穆如家的人都发配到了殇洲……接着按照原著的结局是牧云陆守关不退战死,寒江杀回天启但却物是人非……按照原剧剧情来讲这样写比较逻辑通畅,只是这这样写江陆就是完全BE了。我这个人比较废材,自己想不出啥剧情来,只能跟着剧走o(╥﹏╥)o,还是让我再想想要咋完结,或者就干脆坑掉算了。


【江陆】相见哭唧唧沐浴露的寒江酱(四上)

P1:妈妈出场了,然后我要发车了,正在努力开启发动机中……

P2:发现我好多错别字和废话,我小学生水平大家随便看看别介意啊(#/。\#)

————————————————————————————————

没头没脑的快开始,也会没头没闹的结束……

夜已至亥时,然而寒江的卧房却亮着烛光,坐在榻椅上的寒江手托着下巴神思恍惚,今时白日里牧云陆说的一切还历历在目,他穆如寒江这辈子什么阵仗没见过,现今却被人告个白就吓住了,在他人面前第一次认怂!

这说寒江现在心里面也是心烦意乱不知所措的很。拒绝人家吧,可人家那是皇子,从小万千宠爱给予一身,自恃清高,平日里哪有如昨日那般委曲求全。倘若直言不喜欢那人定是又要哭红了眼。嗳?!那要是表示喜欢呢,好像也不是不行,寒江仔细想了想。虽平日里与他过不去,但也就逞口舌之快,那龙渊阁一路保护相随,尽心尽力更不辱穆如使命。再说说这牧云陆细细看来其实张的挺好看地,当然没自己帅就是了,弯弯的眉毛,圆圆的眼睛,小巧精致的脸蛋,虽然缺了点阳刚之气,但看着也是舒服,读书念诗,字字圆润却也铿锵有力,声音清脆悦耳,尤其是受伤那会儿,这虚软柔绵的音色让人有种别样的感觉…

笃笃…笃笃…夜深有人拳指叩门“谁?!大半夜的不睡觉。”被打断深思的寒江不耐烦的对着门外喊。

“是我,来看看你。”是个女人温婉的声音,寒江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寒江:“我睡了。”

夫人:“我想和你说说话,趁你父亲不在,本想白日里来看看你,可惜你一日都出去了…”

——相互沉默了片刻。

寒江低头想了想:“进来吧,门没锁。”斡旋

轻轻推门进屋,牧云嫣便见到一脸呆滞的寒江,待走到案台前面对坐下,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许久着寂静的气息让寒江很不自在。

寒江:“你什么事,快说?说完我好睡觉。”

牧云嫣:“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你是否安好。”

寒江暗自咂嘴:“看够了吗?看够了那就请回吧,我要睡了。”

“没看够,自己的儿子我怎么看的够呢。”牧云嫣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的翘起,言语中尽是慈母的宠爱。

寒江被她说得心里痒痒,说不出的滋味,他与这位自称是他母亲的女人,自进府以来并无太多瓜葛。一来是将军府的祖母女眷向来都住在宅邸的后院,不常往厅堂走动。二来这寒江也是一直躲着这牧云嫣,能不碰到那是再好不过的。也并非是寒江讨厌她,只是他这20几年一个人在外孤苦伶仃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生死全凭自己,无人牵挂。突然多了个对自己关怀备至,知疼着热的母亲,他还真一时间很不习惯。

牧云嫣看着低头不语的寒江微微摇了摇头,起身欲走,却被寒江猝然喊住:“等等!你先别走,我有话想问你。”

听到寒江主动和他说话,牧云嫣此时心中甚是欣喜,转身坐会案边。

寒江想了想,看着牧云嫣认真的问道:“我有一个朋友,被人家姑娘表明心意了,他不知该怎么回答人家,现在很苦恼。”

牧云嫣:“被人倾慕是一件悦目娱心的事,怎会心神苦恼。你那朋友不喜欢哪位姑娘吗,若是这样,便早早与人家说清楚,莫要误了人家姑娘大好年华。”

“也不能说是不喜欢…可能也没那么喜欢…”寒江吞吞吐吐的撇头。

“那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他自己知?看不透自己的心意,我倒开始同情爱慕他的姑娘。”说着牧云嫣拿起案上的茶壶倒了杯茶,掩面饮茶。

寒江:“什么是喜欢什么是不喜欢,还真是难搞啊”

牧云嫣抬眼看着寒江:“喜欢一个人便会对其日思夜想,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爱之欲其生。若不喜欢人家便不会有这等烦恼。”

“真的啊?!”寒江眼珠咕噜子地转了一圈,眼见牧云嫣掩面轻笑,刹那间面红耳热不知所措。

牧云嫣起身边往再走边说道:“我的儿子长大了,有喜欢的姑娘了,为娘的心里高兴。”

寒江看着走出卧房的牧云嫣想说点什么,开口却吐不出字来。

晨光熹微,牝鸡晨鸣。穆如寒江一夜未眠,整整截截端坐于案前。神情说不出的有些古怪…拿起寒彻,风驰云走的出了府。

————————————————————————————————

P3:我要准备发车了,但是被卡主了正在揣摩中。这里是小学生的无证驾驶,如果翻车是很正常的事(*´_ゝ`)!

废柴如我发动机都没开起来o(╥﹏╥)o

年终了,忙着写年终报告,更文的速度大大大大大的减下来了,然后我又好废材啊,开个老爷车到现在都还没开起来o(╥﹏╥)o。

还有陆殿下已经14集没有上线了,寒江刚上线就又被打下线,再上线还是和苏语凝(。•ˇ‸ˇ•。),这对BG我真的看不下去啊,完全对剧情没半点进展不说,问题是还毫无CP感,哪怕客栈老板和南沽月漓都比他们带感,从来没见过这么没有CP感的男女主,服气了_(:з」∠)_

嘤嘤嘤(╥╯^╰╥)继续码字去,起码发动机要开起来……

【江陆】相见哭唧唧沐浴露的寒江酱(三)

P1:我在考虑结尾是HE还是BE[・_・?]鉴于我从来么有写过BE,所以我觉得HE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初衷是在5话之内结束掉,不过我觉得以我那么婆妈的速度有点困难啊。

P2:剧播到现在50集了,陆殿下已经10集没有上线了,很可能就是再最后出来和大家铜矿一下,然后就剧终了可能性很大_(:з」∠)_,我也快没啥动力了。寒江也是隔个几集上线一下,出来剧情也没有实质的进展,问题是他除了和苏语凝,和其他男主没半点交集,跟本连主线都没摸到,更不要说和陆殿下见面了!这剧的各个人物之间的感情发展,剧情交接真是太差了!o(╥﹏╥)o

P3:发现我好多错别字和废话,我小学生水平大家随便看看别介意啊(#/。\#)

————————————————————————————————

没头没脑的快开始,也会没头没闹的结束……

半夜三更的翻墙进家门,原本以为万无一失能躲过被人抓包的寒江,蹑手蹑脚正要溜回自己卧房时,却又被那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那么晚了才回来,去哪儿了。”寒山正言厉色,手中提着灯笼站在寒江卧房的不远处,待寒山走近,拿那通亮的灯笼照了照寒江不知所措的脸,寒江才回过神来。

“嗯……没去哪,就是在外面瞎转悠转悠……”寒江诺无其事的说着。

“寒江,父亲已然为你和陆殿下的事在圣上面前委曲求全,我希望你能体谅父亲的用心良苦,不要再和父亲怄气了。”说着寒山叹了口气……

“他那才不是为了我,他是为了自己的面子,皇上的面子,还有穆如家的荣耀。”寒江一脸的不屑。

“穆如寒江!放肆,你怎可如此以下犯上,对父亲不敬!”寒山险些被寒江气的大声骂了出来。

“行了,大哥。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去睡觉了,大半夜的你也不嫌累。”说道。寒江快步绕过寒山直径走进向卧房,没等寒山吐出半字,便重重的将房门关上了。

躺在床上的寒江翻来覆去的却无法入眠,脑子里全是白天牧云陆的脸。

翻个身在闭上眼睛还是那个人不问世事又清清冷冷的表情。

“这么就老想着他呢……”寒江又翻了身努力的闭上眼,心想这一夜注定是要无眠。

第二日晨起,寒江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松松垮垮的踱步膳堂用早食。到了之后却不见其他人前来用膳,寒江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待下人端上来食材方才问道:“这府上其他人都去哪了?”

下人:“回寒江少主的话,夫人和寒山少主卯时已用过膳了,夫人辰时便去了天启的观天庙礼佛祈拜,寒山少主也一同前往了,午时方才能归来。”

寒江:“那我……爹呢?”

下人:“将军自昨日进宫面圣,至今时今日未归。”

遣退了下人,寒江快速的吃完了早食,心里想着既然大家都出去了,也没人看着自己,一个人呆着很无聊的,何不出去玩耍一番。想着想着起身大摇大摆的往大门口走去,虽然寒山有令守门的将士毕不能放寒江出去,但是他们哪是寒江的对手,寒江三两下的就解决了他们,身形一瓢早已不见踪影。

寒江在街上晃荡,走着走着就又来到了昨天的那个地方。抬头看着大门想起一句话“这人的行动可比他脑子里想的诚实多了。”以前他还不信,现在看来他是不得不信了。

还是和上次一样的路数翻墙进去,看到牧云陆依然是在昨天相见的地方,翩然信步的走到牧云陆面前,蹲下:“陆殿下该不会是在这儿等我吧?”

牧云陆放下面前的书,抬眼:“我平日里便是在此地读书作诗。寒江少主怕是多虑了。”

寒江:“我怕殿下一个人关在这里闷的慌,特地来看看殿下,却不想殿下如此不领情,真是好心没好报。”

“你是特地……来看我的?!”牧云陆眨着他那水汪汪圆润润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寒江。寒江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撇过头去不在于牧云陆的双眼对视。

“我…只是路过的…”吱吱呜呜的,寒江竟也被牧云陆问的咋舌。

霎时间这俩人之间的气氛变的有点尴尬,受不住这气氛,寒江直起身子就想走,却被牧云陆一把抓住手:“你怕什么,不是说来看我的吗,还没说上几句就想走?”

转过头来看着神情坚定的牧云陆,寒江觉得自己的舌头现在打了结,说不出半句话来。

“既然你说不出来,那么就听我说。寒江!我不喜欢苏语凝!”

‘什么!陆殿下说她不喜欢苏语凝?!’此时的寒江脑内炸开了锅,正想着回话,牧云陆却接着说:“我喜欢你,穆如寒江!在经历过一水村,地下城,回到天启被关在这里的日日夜夜,我想的很清楚了!我喜欢的人是你,穆如寒江!你听清楚了嘛?!穆如寒江!”

牧云陆的这番话听得寒江瞪目结舌,整个人僵在那不知如何动作:“陆…陆殿下?我……”

“听我说完!”牧云陆命令般的语气让寒江不敢再发出声响。

“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我想或是第一次你路过我给秀女讲课时的一瞥,或是你在一水村时的默默跟踪保护,再或是地下城中的舍命相救。我救你把传国玉玺的事揽责悉数尽收,不是因为苏语凝,是因为我喜欢你,见不得你受到伤害……”说着说着牧云陆声音开始哽咽,温柔的大眼睛里开始沁出泪水。

‘嗳!这怎么就开始哭了,我又没欺负他…’这一头雾水又吃惊的穆如寒江看着这本就矜贵自持的皇子现在居然在自己面前声泪俱下,一时间自己脑袋里也找不着北‘这…这告白就告白嘛,搞的那么悲伤干什么,好似自己像个负心汉。’

“那你喜欢我吗?”深吸了口气,牧云陆那双哭红了的大眼睛再次对上的了寒江。

寒江:“我还没想好……”

牧云陆:“哦,那就是不喜欢了。那寒江少主就你忘了今天我与你说的这些话吧,我也当今天少主你没来过这里。”说完,牧云陆放开了紧抓着寒江的手。

寒江反手抓住牧云陆即将离去的手:“牧云陆,你这人到底讲不讲理啊!你突然说你不喜欢苏语凝,又突然说喜欢我,现在又问我喜不喜欢你,这话都让你一个人说完了,现在到全是我的不对了。这人一口气吃下十个包子都待缓缓,何况这喜欢一个人,那是一辈子的事,是要一辈子对那个人好的事,我当然要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考虑清楚才能回答!”

“那好,你回去想清楚吧,想清楚了再来告诉我。”牧云陆挣脱出被寒江抓在他手心中的手,转身不语。

“告辞!”寒江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牧云陆的背影,随即离去。

寒江不知道鼓起勇气对寒江说出这些话的牧云陆其实心里怕的不得了,他想过寒江的拒绝,想过至此之后寒江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可那又如何?!不将这般的喜爱之情言语口,不将自己的真心表露于那人,恐怕自己将来死不瞑目。身在帝王家,本就是无情!而他牧云陆却对那穆如寒江动了情!恐怕这一辈子都要困于此了,哎……叹着气,依依不舍的看着那人离去的方向,心中却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走在回府路上的穆如寒江,此刻脑海里挥不去得今天:牧云陆的话,牧云陆的神情,以及牧云陆那哭红了的大眼睛。‘哎~穆如寒江啊穆如寒江,你凭什么去招惹人家啊,现在人那主动贴上来了,你倒是心里慌了神,你可真能坏事啊!’

看来今天晚上也别想睡个好觉了,毕竟以他那对情情爱爱反应不过来的棒槌脑袋,今天的牧云陆还真是给他出了个大难题……

————————————————————————————————

P4:啦啦啦!第3话写完了,下一话妈妈要出场了,善解人意的妈妈是江陆CP的助攻小能手。寒江要在妈妈的助攻下终于要看清楚自己的心意了!ε=ε=ε=(#>д<)ノ然后就可以发车了!!!俩人心意相通,最好的礼物当然是滚榻榻米了ヾ(◍°∇°◍)ノ゙PS:在我的文里真是委屈陆殿下了,寒江这个比钢镚儿还硬的钢铁直男,陆殿下不先发制人,然后再委屈的掉几滴眼泪,是拿不下的(〃'▽'〃)!最后的最后我真的有点结局想象无能啊,说不定发完车就完结了。车开到终点就结束我是这么想的,嘿嘿,大家应该不会怪我赖坑的吧╮( ̄▽ ̄)╭


【江陆】相见哭唧唧沐浴露的寒江酱(二)

P1:车还是要先缓缓,我觉得我还是跳不出原剧的设定啊,毕竟我那么废!

P2:这里的设定要说一下,就是经过地下城一战,陆殿下终于搞清楚了自己是更喜欢寒江的,对于苏语凝那是知己般的惺惺相惜。寒江在这个大愣子现在还没发现其实自己对陆殿下也是有感情的,要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救人,还在这个特殊时期去看别人了。只是他神经太粗了,到现在都没发现自己的心意,还把人家当普通盆友ヾ(◍°∇°◍)ノ゙

P3:开车说不定就在下下话,最迟5话里面肯定要开一次的,毕竟我也没有开长篇的能力。

P4:看剧的时候发现寒江真是从头到尾都在怼陆殿下啊,居然这样俩人还有那么强烈的CP感不得不说演员的表演真是功不可没,演的实在太像打情骂俏了哈哈哈⁄(⁄⁄•⁄ω⁄•⁄⁄)⁄

P5:发现我好多错别字和废话,我小学生水平穆如寒江大家随便看看别介意啊(#/。\#)

————————————————————————————————

没头没脑的快开始,也会没头没闹的结束……

待寒江翻身入了宅院,左右环顾却不见士兵把守,穿过那曲径庭廊也未见家丁侍女。想来这牧云陆住的到也是清闲,很符合他一贯清冷的性情。

“孤标婉韵两堪夸,占尽世间清与华。”

“素影一痕香若许,铁笛三弄是谁家。”

“冰添气味云增态,雪欠精神玉有瑕。”

“我不冲寒先破蕾,众香哪个敢生花。”

……

寒江循声而去,便见到那人合着素衣,跪坐在桌案边,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书卷。

“哟~都这会儿了,还想着人家呢。再看看你这堂堂皇子府连个下人都没有,寒碜的还不如将军府,你不觉得憋屈啊。”寒江顾盼自得的边走边说,眉眼却时不时的瞥了瞥牧云陆。

“陛下下令将我禁足于府中,且不得见外客。寒江少主未免节外生枝,请回吧。”牧云陆还如方才一般看书,双眼并未多看在他面前晃悠的寒江,语气冷冷的说道。

“殿下现在知道连累我了,那当初还不是殿下求着我保护你找传国玉玺,我才……”

“寒江!莫要再提此事!”牧云陆骤然抬头,斥声瞋目地看着寒江。

“你这是敢做不敢当嘛?你们这些死读书的也就敢在人前装装样子,背地里也不过如此。”说完便转身要走。

“我诺是真胆小怕事,也不会将这所有的责任都一人承担。”身后的牧云陆正襟端坐,目光毫不畏惧的对上了寒江转身而来的那双眼睛。

“殿下是因为苏语凝吧。”走到案桌前,随意的坐下,认真细致的看着那人的双眼。

牧云陆竟被寒江这一句话呛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和苏姑娘没关系……”虽然这话说出来连牧云陆自己也不太信,至于寒江也是不会信的。

“她……”

“能说点别的吗?寒江。”牧云陆迅速打断了寒江接下来要说的话,他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别提苏语凝比较好。

“那,殿下你先开个头吧。”寒江挠着后脑勺不知为何他与这皇子之间的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

牧云陆:“你过的还好吗?”

“什么……”寒江吃惊,这皇子是在关心自己?!

牧云陆:“你父亲没有为难你吧。”

寒江:“和你爹差不多。”

牧云陆:“……”

寒江:“比陛下强点,起码我还能跑出来。”

寒江顺势躺下,翘着二郎腿,毫无章法的侧卧在牧云陆的桌案前。

牧云陆:“你为何跑出来,为何来我府邸,不知道这样对你没好处吗。”

牧云陆说完竟有些耳赤,只不过这只是一刹那的事罢了,俩人谁也没觉察到。

寒江:“我爱去哪去哪,没人管得着我。”

牧云陆:“……”

寒江:“陆殿下你这磨磨唧唧的还要别的话要说吗,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看着天色也不早了……”

俩人相谈不久,却已至酉时,天色渐暗。

牧云陆起身走到寒江身边,寒江也顺势起身,拱手做礼道:“殿下,告辞了!”

寒江就这样头也不回的一路出了皇子的府邸,当然怎么来的那也便是怎么去的。

寒江已经走了有些时候了,然而牧云陆却还是呆呆的站在俩人说话的地方,什么也不做,就那么静静的站着,望着寒江离开的方向。

下人早在寒江翻墙离开的时候,就从后院探出身来,刚殿下让他们都呆在后院,没有命令不得来叨扰。现在这人都走了好些时候了,他们的殿下却还是像刚见面那般。不知殿下现在心中为何……意味深长。没人敢上前去询问,只是这天色越发深了,而他门却只能打着哈欠不敢回屋去睡。

要问现在寒江心里面在想什么,恐怕没人知道。只是寒江现在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走的有点早了,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要说些话,但刚刚也想不出要说点别的。

哎~还是先想想回去这么和他那义正辞严的大哥解释这一整天都干了些啥,哦!还有他那父亲穆如槊……

【江陆】相见哭唧唧沐浴露的寒江酱(一)

不知道要如何开头~

我总是喜欢一发完,毕竟是我是懒癌晚期患者+手残小公主!噗~

然后只有小学生文笔的我瑟瑟的拿起笔……冷圈只能自足自给o(╥﹏╥)o

—————————————————————————————

没头没脑的快开始,也会没头没闹的结束……


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的,何况拐带皇子本是杀头的罪,现在只将他禁足在家中,已是皇帝格外开恩。不过这次父亲破天荒的没把自己手脚并捆的关在屋内,也算是格外的疼爱了,想起当初第一次见面就让自己去死的那个人……

穆如寒江,一只手拿着鸡腿悠哉悠哉的啃着,另一只手不自主的去扣动起脚趾丫头。

不知道那位殿下现在处境如何了,生在皇家本就是无情,就算他是皇帝最疼爱的儿子,但这回闯的祸恐怕也难辞其咎。何况现在皇帝最喜欢的是那六皇子牧云笙呢。

寒江仰躺在榻榻米上翘着二郎腿,想了一会儿。骤然起身。拿起放在桌边的寒彻,正欲出门。

“去哪儿?”刚踏出房门没都几步,便被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叫住。

寒江用手挠了挠脑袋“没去哪,屋里闷得慌出来随处转转。”

转身便看到寒山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哎,你们那么多人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盯着我,还怕我跑了不成。”

“三弟,陛下传诏父亲入宫说有要是相谈,你就不要再给父亲添乱了。”

“他进宫是他的事,我就是闲着荒随处走走不碍事。”

“三弟莫要装傻,陛下急着诏父亲入宫为的便是你与陆殿下寻找传国玉玺的事。陛下对陆殿下然已心生嫌隙,下令将其软禁与府中,非帝传不得出。”

“他也被关起来了?!”听到寒山说牧云陆也被关起来了,寒江诺有所思的摸了摸鼻子。

“二弟为了你好也是为了穆如家,你就乖乖的呆在家里,莫要再出去频生事端。”寒山语重心长的看着这个从小就在外野惯了的三弟苦口相劝,希望寒江能多少听点进去。

“寒江谨记大哥教诲,不惹事便是了。”说罢拱手作礼,之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等到寒山叫上府中士兵追出去阻拦,寒江早已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甩掉了紧追的寒山和家兵,寒江独自在天启城的街市转悠,走着走着不知觉的就走到了一出熟悉的府邸,来头看大门两边高挂了两个精致的烁金灯笼,上面大大的写着个“陆”字。

寒江望了圈周围没一个人影,双手环抱与胸前,吹了口挡在额头的那撮刘海。既然来了那哪有不进去的道理。不过这大门看样子是走不了了,寒江想着走到边上稍矮些的幕墙边,脚下一个用力翻身进了去……

————————————————————————————————

暂时写到这边,寒江偷偷的去看陆殿下了,我在想要不要就这样开个车!

还有我不太喜欢寒江他老爹,所以不想他出场,有事就交给大哥吧,哈哈。


卡文虾米的好痛苦!

已经是懒癌晚期患者+手残小公主了。

下一篇文不知道啥时候可以产出~



某一天我也开始想拉郎了-_-||

(〃ノωノ)最近在看《九州海上牧云记》觉得里面有些人设很带感,于是就自然而然的想给暮云弟弟拉郎,这种感觉真是莫名其妙啊(〃ノωノ)

关于最近的《正义联盟》电影的一点观后想法。

最近去电影院看了《正义联盟》,我理智的可以打个三星★★★。

评价是很普通,很一般的电影,属于普通人(非DC迷)没事看看的那类。

首先叙事上太粗糙了,剧情有点流水账(这个和剪辑有关系)。

里面的前后补拍镜头比较明显,这个没办法2个导演风格差太多了,后来救场的导演人家也是尽力了,就是没有把握好整体的度,还有就是不理解DC人设(这个很致命)导致部分人物OOC╮(╯﹏╰)╭

还有这电影的赶工很明显啊,有些镜头的特效没做完整的感觉(特效真的很平庸)尤其前有《雷神3》做对比。完全不如当初的超人的钢铁之躯。

最后就是故事了,非常普通,普通到有时候觉得无聊,高C不够,悲伤也不够,我在看时,有时候这个情绪卡在某个点上很尬( *⊙~⊙)。

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看完了,觉得不错,从我的感情上讲能再在大荧幕上看大超,老爷,女神已经很开心了♪(・ω・)ノ 

我还想期待18年老爷的新电影ヾ(◍°∇°◍)ノ゙(ps:大本在正联里面比之前大战更帅了(づ ̄3 ̄)づ╭❤~)